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今日>正文

名校毕业生离不开传销的日子摆脱后送外卖 连载经历解救他人

2018-03-08 15:33   | 评论:

原标题:离不开传销的日子

汽车在弯曲的山路上停稳后,老样终于到家了。这是他5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此前这个湖南小伙辗转于宁夏银川和河北三河,在泡沫垫子拼成的地铺上潦草地过了5个除夕。

每到过年,他都告诉家人自己在外地开物流站,“年底脱不开身”。在他身处的行业里,这叫“善意的谎言”,那时他有个坚定的梦想,把业绩做好,“两至三年月入百万元”。

有人提醒他,加入的可能是传销。老样当时反感这种说法,他相信自己是幸运的人,那些误解这个行业的人一直蒙在鼓里,他们看不透行业的逻辑,“挣大钱的机会永远都属于少数人”。

在“行业”的5年里,老样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最后月入只有500元,并且欠了两万多元的债。

他透支了亲人和朋友的信任。他的父母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在江西打工,每年能攒下三四万元。老样用在传销里学到的话术一步步说服父母,先后为他的“物流生意”投了两万多元。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常年不进家门的儿子只要给父母打电话,多半是为了要钱。到最后,任凭他编造多么完美的谎言,父母都不愿再拿出一分“血汗钱”。

他甚至没有参加弟弟的婚礼,也没有出份子钱。这成为婚宴席间的笑谈,弟弟告诉他,“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哥哥”。

为了扩大业绩,他“邀请”了最好的哥们儿加入自己的团队。几个邻居,甚至邻居的亲戚也接到过他忽然打来的电话,听他在寒暄中不经意间透露出的能赚大钱的工作机会。

他逐渐用尽了所有的资源,从一个基层的“业务员”,做到了“平台经理”。但他却觉得“行业”越来越难,没办法发展更多的“网下”,也收不到提成,到最后只能靠借钱维持日常生活。

去年4月,老样终于相信了自己从事的“直销行业”,其实就是传销。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他找到自己的“网下”,告诉他们“行业”里的一切都是骗局,然后安排他们离开。他拉黑了所有“上线领导”,不想跟传销再沾上半点关系。

“就像做了场5年的大梦。”老样苦笑着说。如今他在网上“连载”自己的传销经历,简介变成了“反传销志愿者”。在他的帮助下,已经有4个传销受害者被解救出来,这是他意外的收获。

他回到自己上大学的城市武汉,准备重返“真实的生活”。

5年与世隔绝的环境,已经让他荒废了自己的专业。简历上他的毕业院校是武汉一所著名大学,但这没有为他换回任何一份工作。

后来他和两个从传销里出来的朋友一起,当上了外卖骑手。刚开始送外卖时,因为不熟悉路线,他经常因为超时被客户投诉。那时他电动车骑得也不熟练,一个星期下来,身上摔得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疤。

送外卖

老样在送外卖

“我就想把自己逼苦一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老样说刚从传销出来那段时间,是他最迷茫、最孤独的时期,“感觉浪费了自己最好的5年,与社会脱了节。”

他一直回避关于传销的一切,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开。他和那两个介绍他当骑手的朋友合租,每天下班回家,三个人都会自觉打开电视,看一会儿后拿出手机,一起低下头玩一会儿游戏。

“3个人共同的经历就是传销,而且前几年的全部生活都只有传销。”老样说他和室友间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大家都不会提传销的事”。

只不过,老样说他和室友偶然间眼神碰撞时,双方都能读懂对方的心事。“都是每天在想,但又说不出口的事,有点尴尬。”

老样的其中一个室友晓军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坦言,传销是自己心里的一个包袱。“我在(传销)里面变得一无所有,整天骗人演戏都演累了,也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

晓军在传销组织时,曾上过老样的课。他记得那时老样真的像个老师一样,在一间没有桌椅的屋子里,给席地而坐的五六十个人演讲,“他口才好,能把你讲得心服口服。”

“现在他没那么多话了,只是在吃饭时偶尔讲一下送外卖的事,问下哪条送餐路线最快。”

开始送外卖后,老样为了提高送餐速度,高峰期8层以下他全部步行上楼。有一次为了赶时间,他一口气爬到20层,到客户门前时直接瘫坐在地上。

他买了两辆二手电动车,每天轮换骑。最忙的一天,他骑了120多公里,爬了50多层楼。

2017年12月底的一天,武汉下着小雨,气温只有5摄氏度。他记得商店门口还摆着圣诞树,很多餐厅里还在播放圣诞歌曲,但那天格外冷,他买的加绒衣服还没到,夹着雨水的冷风打在脸上,像刀割一般。

那天外卖订单很多,老样上午9点出门,一直送到晚上9点才回家。微信运动里显示,他那天走了2.6万步。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觉得自己的2017年“过得太累太憋屈”。

他拿出手机,在自己经常发状态的今日头条的微头条号上打下了“我的2017”几个字。

在文章里,老样第一次公布自己的传销经历。他说自己最后一次坐上之前坐过无数次的三河市930路公交车,看着路边熟悉的建筑,想起几年来在这趟公交车上接到新人时的兴奋,“心里只有凄凉”。

“有时候很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甚至在网上看到一些文章的时候,泪水止不住地落,但是绝不会哭出声。”老样在文章里写道。

冻了一整天,他的手指有些发麻,但他还是一口气把文章写完,然后点击了发送键。

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的文章竟然被推荐到了今日头条首页。很多人给他私信,有不少都是传销的受害者,他们佩服老样的胆量,惊叹老样把自己的传销经历说出来。

“他们觉得传销是自己的污点,心里有压力,过不去这个坎儿,不想让别人知道,连自己都不想知道。”老样感叹,这些人很喜欢跟他分享自己的传销故事,一起谈心。

“我们也有共鸣,就是感觉现在出来真好。现在再苦再累过的也是真实的生活,之前的生活都是自己的想象、构建出来的,都是假的。”

“我忽然发现我已经没法停下来了,不能撂下这些人不管。”他决定把自己的传销经历全部写出来,“让更多人看到。”

现在,每天除了送外卖,老样要花大约3个小时写自己的传销经历。他记得自己从没提过,却无比清晰的细节。只有来新人时才可以吃到的“12元一只的鸭子”,领导在饭桌上讲过的无聊笑话,甚至银川或者三河传销窝点旁的某一个小商贩的名字,他都记录下来。

写出自己的传销经历后,老样和他两个室友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

“现在我们经常开在传销时的玩笑,感觉那时很搞笑。”老样笑着说,有时他写文章时忽然想不起来什么,就会问他的室友,“大家不会再藏着掖着”。

在文章里回忆自己在传销5年的点点滴滴,老样也发现了很多自己一直没看清的问题。

他忽然发现,自己最开始被朋友拉去银川时,很清楚对方就是传销组织。但在后面的日子里,他一步步被洗脑,把仅有的质疑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只有梦想、产品和业绩。

“那毕竟是我奋斗过的地方,也是我全心全意付出的地方。”老样感叹,他说自己甚至有些怀念在传销的日子,“我的青春、恋爱,和所有的激情都在那里。”

即使已经离开,传销的印记还是烙在了他的身上。他谈话时仍然会不觉间像在传销里时一样滔滔不绝,也喜欢在传销里的集体生活。

加入传销组织前,老样是一个沉默内向的人。后来为了欺骗更多的人进来,他不断锻炼自己的胆量和口才。

融入传销组织后的最初几个月,老样在每次吃饭前半个小时,都会查一些笑话故事,然后在饭桌上讲出来。时间长了,他在饭桌上无话不谈,“什么话题我都可以滔滔不绝了”。

当时他每天只有8元的生活费,包含房租、水电和伙食,每顿饭都是萝卜白菜。但他已经不在意这些,“因为感觉自己在进步”。

老样有3个“网下”的时候,领导塞给了他一本“发展课”的资料。“那份资料连续不停地讲,也要讲6个小时。”为了掌握好,老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背诵,“比上学时都努力,硬把资料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了。”

两年后,他当上了寝室领导,因为寝室都是打地铺睡觉,在行话里这个职位又叫做“地铺经理”。那时他的工作就是每天给自己的下线“发梦想”,让他们保持激情,然后教他们怎么再邀请人过来,如何演戏。

因为是团队里为数不多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他还经常被拉去给团队里的“大学生新朋友”洗脑。

打击传销专项行动中缴获的传销书籍

2017年8月15日,郑州市郑东新区在一场打击传销专项行动中缴获的传销书籍。视觉中国供图

“大学生一般都是刚毕业两年左右的,在外面混得不太如意,心气又比较高,想快速成功。”老样说自己很清楚那些被骗进传销的大学生的特点,“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说的东西我都懂,我说的东西他们不懂,他们慢慢就信我了。”

老样也发现,这几年传销里的大学生越来越多,“被我洗过脑的都不下50个”。传销组织已经开始针对大学生开发了新套路,他上课时,就有专门章节讲邀约大学生的方法。

除了努力,在传销团队里还要学会“付出”。

    关注焦点: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
吐槽评论

评论列表(条(包括审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