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今日>正文

费县女子得"怪病"从感冒极速增胖体表现裂痕 疑为前夫"搞鬼"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6-03 10:45   | 评论:

(原标题:山东一女子得“怪病”后指前夫对其注射激素,警方介入将鉴定)

女子得怪病极速增胖体表出现裂痕 疑前夫搞鬼

刘畅(化名)发病期间身体极速增胖,体表出现多处裂痕。当事人供图

一场感冒引发的“怪病”,让山东费县女子刘畅(化名)经历了一段黑暗的时光。医生怀疑她大量使用过激素类药物,导致糖尿病等症状突发。刘畅认为是前夫高某离婚前在背后“搞鬼”,便向警方报案。

报案之前,刘畅在家中发现7支地塞米松激素药。她怀疑在自己感冒时,当医生的高某偷偷在她的注射液中注入了地塞米松。当地卫生部门的调查发现,高某曾以患者身份分8次从医院购买了81支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

刘畅与高某离婚案的庭审笔录显示,高某在庭审中称,他确实曾为刘畅注射过5支地塞米松,但那是给她治疗腰间盘突出使用的。

对于高某的说法,刘畅并不相信:“除去家里剩余的7支和他承认的5支外,剩余的69支去了哪里?”

5月31日,费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公安机关已受案,目前尚无法确认刘畅身体出现的损伤是否与注射激素有关,公安机关内部的司法鉴定仅针对伤情等级进行,因此对于刘畅反映的问题,正在联系专业机构对刘畅的病情进行相关鉴定,待鉴定结论出来后,将根据结果决定是否立案调查。

突发疾病,体重暴涨血糖畸高

刘畅戴上塑料手套,小心翼翼地将一瓶又一瓶的药物装进袋子里,这些抗生素及激素类药物是她在离婚前从家里找到的,药瓶上写着不同患者的名字。她说,这些药是她是否被恶意注射激素药物的关键证据。

女子得怪病极速增胖体表出现裂痕 疑前夫搞鬼

刘畅(化名)在家中发现了大量药瓶,其中有7支地塞米松。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

2017年10月,刘畅与母亲第一次在家中发现这些药瓶。药瓶上的“地塞米松”几个字,让她回想起一年前的痛苦经历。

刘畅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11月,她因感冒打算前往医院治疗,但身为医生的丈夫高某劝说她在家里打几天吊瓶由自己治疗,不用去医院浪费钱。

出于对丈夫的信任,刘畅在患病期间,每天早晨和晚间在家各打一次吊瓶,“因为母亲和哥哥都有青霉素过敏史,我曾问过他给我打的是什么药,他说是治感冒的中成药,不用皮试,也不会过敏。”

刘畅说,打了五天吊瓶之后,她的感冒始终未见好转,并出现了视物模糊、腿部抽筋等症状。其间,刘畅的母亲得知刘畅患病,专程从山东潍坊赶到费县照顾女儿,“见到她时,她的容貌发生了变化,整个人胖了一大圈,我几乎认不出她。”

刘畅的母亲称,发现女儿的身体变化后,她曾询问女婿高某给女儿用了什么药,“他回答是治感冒的中成药,并说腿抽筋走不动路是腰间盘突出压迫形成的。”

刘畅说,她与母亲听到高某的回答后,放下心来,之后的十多天时间里,继续由高某为其输液治疗,但身体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她开始出现了“多吃多饮多尿”的情况,体重急剧增加,短短20天时间,她的体重增加了十余斤,腿部及腹部的皮肤已出现许多裂纹,家人觉得不放心,最终决定前往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她的血糖已经达到了18.5mmo1/L,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

女子得怪病极速增胖体表出现裂痕 疑前夫搞鬼

身体出现异常后,刘畅(化名)在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血糖高出正常水平近三倍。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

刘畅回忆,当时在医院就诊时,医生见她第一眼就问她是否曾大量使用过激素类药物,“我说没使用激素,医生还怀疑我患了库欣病。”

公开资料显示,库欣病是一种耗竭性疾病,极少自行缓解,若不及时治疗,病死率高。这让刘畅一家人慌了神,她的父亲及哥哥也紧急从外地赶回费县,并将她带到临沂市进行治疗。

女子得怪病极速增胖体表出现裂痕 疑前夫搞鬼

入院记录显示,刘畅在20天时间内无明显诱因,身体出现多项异常。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

据临沂市人民医院2016年11月26日为刘畅出具的入院纪录显示,刘畅在20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多饮、多尿,体重增加,面部腹部明显增胖,有淡红色条纹,并有手抖、心慌、浑身乏力、视物模糊、手足抽筋、关节疼痛等症状。入院后的检查结果显示,刘畅的心率、肝功及内分泌等都出现了异常,血糖畸高,但却排除了患有库欣病的可能,一家人一时不知道刘畅到底得了什么怪病。

家中发现大量药瓶,含激素类药物

在无法确认刘畅所患何病的情况下,她的家人又将她送去济南市进行治疗。刘畅回忆称,几次转院,医生在见到她时都曾询问过她是否大量使用激素类药物,但都被她否认,“因治疗期间血糖始终居高不下,医院最终认定我患了糖尿病。”

据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于2016年12月10日出具的一份诊断证明显示,刘畅在出院时的最后诊断为多囊卵巢综合征、2型糖尿病、代谢综合征。刘畅说,这份诊断证明中的病情描述仍让她觉得奇怪,“检查结果显示我在血糖畸高的情况下,只是有点轻微的胰岛素抵抗,这与正常的糖尿病症状不符,并且我当时只有28岁,就算得了糖尿病也不可能这么严重。”

出乎意料之是,出院半年后,刘畅的体重逐渐减轻,容貌也逐步恢复到患病前的样子,在之后的检查中,她身体的各项机能也都已经恢复正常,“好像从未发生过那场怪病一样。”

身体出现好转的情况,让刘畅感到莫名其妙,但她并没有太过在意。原本以为可以继续过上正常的生活,但到2017年10月前后,她与丈夫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尽管二人婚后时常发生争吵,但这次她的丈夫高某提出了离婚,二人在此后开始分居。刘畅的母亲为此专程回到费县老家,帮助刘畅整理衣物,却意外在家中发现了大量的药品。

刘畅说,那些药瓶上写着不同患者的名字,她猜想可能是高某从单位拿回家的,但当看到地塞米松的药瓶后,她整个人都怔住了,“我回想起一年前得的那场怪病,当时我变成了满月脸、水牛背、脖子后面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脂肪垫,这些都是过量使用激素的典型症状。而且我身体一直很健康,在那次发病前半年,单位刚刚组织员工做过体检,结果显示我一切正常。”

家中发现的大量药品,让刘畅开始怀疑,自己此前遭遇的病变与家中出现的激素类药物地塞米松有关,“但之前我和母亲都曾问过他给我用的是什么药,他始终说是治感冒的中成药,未提及激素药物,我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

抱着对丈夫高某的质疑,刘畅将这一情况反映给费县卫计局,其中主要涉及高某“偷取医院药品”以及“为她注射激素针剂”两个问题。

2018年4月9日,费县卫计局向刘畅出具了一份答复意见书称,高某在接受调查时表示,带有患者名字的药品是部分患者退还药房的药品没有及时消除的原因造成的。刘畅在家中发现的甘露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利巴韦林等药品是从医院科室备用药品中借用的,其余大部分是自己自行购买。

前夫曾购买81支地塞米松,警方介入

对于高某的说法,费县卫计局曾调取医院的《门诊医师处方明细表》进行证实,结果显示,高某自2016年3月治2017年10月31日,共花费500余元,以患者身份从医院先后购买了马来酸氯苯那敏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一次性空针管5ml、一次性空针管20ml、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多潘立酮片、阿莫西林胶囊、10%葡萄糖注射液等数十种药物,并特别用横线划出高某曾分8次购买了81支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

费县卫计局在意见书中责成医院对高某未经护士长同意,违规拿取药品的行为调查处理。

费县卫计局经调查认为,由于刘畅与高某原是夫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在家中实施的输液行为,双方各执一词,该局无法对具体问题作出调查,对于刘畅所称高某给其用药导致身体受到伤害一事,建议向司法部门提起诉讼。

高某是否对刘畅使用过激素类药品地塞米松?这一问题在他与刘畅离婚案的庭审笔录中有所体现。

2018年1月,经高某起诉,刘畅与高某最终被法院判决解除婚姻关系,但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刘畅的代理律师提出在婚姻存续期间,高某存在不当行为,对刘畅造成重大损害,应予以补偿或赔偿。

庭审笔录显示,高某称刘畅身体出现的异常系其自身患病所致。他表示,因刘畅患有腰间盘突出,县医院医生给了甘露醇、5毫克小剂量地塞米松、丹参,共用了5天,第一天是在诊所里打的。高某称,“药不是偷的,是从医院借用的。”

    关注焦点: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
吐槽评论

评论列表(条(包括审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