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今日>正文

无证无照无资质以辅导之名打擦边球 校外培训乱象六类问题

2018-06-13 23:37   | 评论:

原标题:校外培训机构乱象:无证无照无资质以辅导之名打擦边球

三部门联合督查重点指向六类问题

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是今年教育领域的重点任务。按照教育部通知,各地要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全面摸底排查工作。而为了掌握第一手情况,由教育部牵头,会同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组成七个督查组,分赴各地进行明察暗访,督促工作进展。

教育部这次督查行动,重点指向校外培训的六类问题,包括培训机构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没有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或证照不齐全,出现超纲抢跑和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培训机构培训成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中小学校不遵守教学计划、非零起点教学等行为,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培训机构讲,或者诱导逼迫学生参加校外机构培训等行为。

无证无照河北沧州校外培训机构悄悄培训

教育部等部门正在开展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治理,记者日前在河北沧州、浙江金华等地调查发现,在当前专项治理的背景下,个别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仍在悄悄培训。

在河北沧州“塞纳左岸”小区的底商,记者发现一间门脸大小的一家校外培训机构,门头上被拆下的“棉纺厂辅导班”的字样依稀可辨。白天这里大门紧闭,但是到了晚上6点以后,这里就有许多中小学生赶来上课。记者在门口,和送孩子来补课的一位家长攀谈起来。

记者:是补课吧,你家孩子几年级呢?

河北沧州塞纳左岸小区底商棉纺厂辅导班学生家长:五年级。

记者:补什么,补语文还是补数学啊?

家长:三门都补。

记者:多少钱?

家长:半年3400元。

记者:(半年)3400元。

记者:就是每天都来吗?每天下午?

家长:每天都来,放了学就来。

记者:怎么牌子都没有,辅导班的牌子。

家长:人家现在不许辅导班。

记者:啊,不许,那偷偷摸摸干?

家长:不是,有些人乱告人家,人家是教得是真好。

记者:有证有照吗?自己开?

家长:咱不知道。

记者:有没有证照你都不知道。

家长:咱知道那个,教孩子好,就行呗。

随后记者走进室内,大约20多名小学生在写作业,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给他们批改作业。她告诉记者这个辅导班无证无照,因为近期专项整治,才把门上的招牌紧急拆下来的。

记者:今天晚上几点上课?

河北沧州塞纳左岸小区底商棉纺厂辅导班补课老师:就是放学以后。

记者:6点上到几点啊?

老师:什么时候会了,什么时候弄完了再走。

记者:几个老师啊?

老师:4个。

记者:你这正规吗?

老师:不正规。

记者:你(辅导班)有证吗?

老师:没证。

记者:那没证,教育局查你怎么办啊。

老师:那你就去找正规的去吧。

缺乏办学资质浙江金华校外培训机构忽悠学生家长交钱

除了河北沧州,在浙江金华记者调查发现,这里校外培训机构没有办学资质的现象也是普遍存在。

在浙江金华市区宾虹路与双龙南街交叉的云都广场5层,这里有多家校外培训机构。这家“星火教育”的培训机构,从室内到室外,张贴着巨幅学生喜报和锦旗,在一侧的墙上也公示着民办培训的许可证。记者以家长身份,说明孩子的成绩,并明确需要一对一辅导后,这位咨询老师针对性地劝说记者。

浙江金华星火教育宾虹校区咨询老师:小学三四年级,最好是一对一,养成习惯是最好的,很快期末考试了。

记者:暑假开始呢?

咨询老师:最好现在就开始,因为可以让老师,迅速的帮他拎一下(学习成绩)。

随后,记者咨询星火教育的办学资格时,这位咨询老师表示,合法培训机构证在大堂有陈列,而自己的机构是连锁品牌教育机构,办学资质和师资都是领先的。

浙江金华星火教育宾虹校区咨询老师:我们在这边做了15年了,全国有208家。我们对教研师资把控是很多的,一对一全国领先,老师哪里都有,但是金华的老师不用。

记者调查发现星火教育在金华市共有两个校区,一个是位于回溪街的回溪校区,一个就是位于云都广场的宾虹校区。放置在云都广场宾虹校区内的办学许可证上的办学地址,写的却是金华星火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江北分公司,并非宾虹校区。工作人员说,宾虹校区内的消防设施都已经安装完毕,之所以没有办理办学许可证,是因为实际条件不允许。

浙江金华星火教育宾虹校区工作人员:他们(云都广场)的消防有问题,所以一直没办下来,我们自己的消防已经全部做好了。

星火教育宾虹校区的办学许可证,根本不是云都广场的这个地址。这样的办学许可证可以吗?记者向金华市开发区教育局进行了电话举报。

记者:证上的地址和他的办学地址是不一样的,这样是合法的吗?

浙江金华金华市开发区教育局工作人员:是非正常状态。

记者了解到,金华市《规范市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办学的通知》第三条明确规定:“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要按照审批机关核定的机构名称、办学地点办学。不得自行合并或设立分支办学机构,不得擅自改变或者增设办学地点”。这样看来,星火教育机构宾虹校区的办学许可证地址和实际地址不符,以目前的情况看,是不能进行中小学生的课外辅导的。

随后,记者来到云都广场4楼的一家叫私塾教育的校外培训机构,这里的墙上没有悬挂任何培训机构的资格证书。记者同样咨询办学资质的问题,这位咨询老师这样回答记者。

浙江金华私塾教育咨询老师:我们这边以前全部弄好了,然后消防来检查,消防来检查要改消防通道,就这一点。

记者表示询问过云都广场内其它校外培训机构可以通过消防验收,这名咨询老师立即进行反驳。

浙江金华私塾教育咨询老师:星火(教育)就是打广告的,星火(教育)它也没有证的,4楼以上不能办学,你不懂吗?

然而记者发现咨询老师在忽悠学生家长交钱,让孩子参与补习时,可是丝毫不含糊。

浙江金华私塾教育咨询老师:你相信我的话,你可以把孩子带来,我建议你也不要交一点点钱,试试吧,你就大大方方(交钱)。

校外培训热谁来给退烧?

课外培训和辅导,本是正常的需求,但是如果缺乏政策监管,过度和无序发展,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家长和学生。与此同时,正规培训辅导和托管资源的供给不足,也让家长在面对三点半就放学的孩子时很头疼。

超范围经营以辅导之名打擦边球

    关注焦点:
猜你喜欢
吐槽评论

评论列表(条(包括审核中))